当前位置 首页 伦理片 《年轻的嫂子:无法忍受的日子》

年轻的嫂子:无法忍受的日子

类型:伦理片 韩国 2020

主演:神上玲子  

导演:  

一二三

剧情介绍

寡妇和失去丈夫的爱...丈夫死后怀旧的东西,怀旧是我丈夫的东西...她为一个爆炸性的愿望而颤抖。在她丈夫的葬礼那天,一对血腥的brother子夫妇的性爱场面她渴望我看到的膨胀...一次,她丈夫的前同事独自一人来到她的房间。看到他年轻....     电影究竟该是娱人梦境还是现实的点醒,这个纠结不清的问题本来就彰显着一个导演,一个影像创造者对于电影本体的深切思考。作为绝对小众化的电影,《美姐》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进入了院线,在浮躁繁杂的商业圈里被猎奇与奇观性观影心理淹没,鞭打的体无完肤,可见这个时代用心在做电影的导演已经不多,商业利益的大浪盖过了血肉丰满的生活。一部最追求世俗化表达的电影却在世俗社会里消解于后现代操蛋的“消费”逻辑中。
    在商业电影如火如荼的今天,再去探讨描摹现实的“摄影影像本体论”仿佛已经不合时宜,但仍有年轻的导演仍然追求着对现实生活的摹写。《美姐》的粗粝感和世俗化是铺面而来的,像枪弹直击关众,小成本电影亦可以产生独特的美感,导演意欲最大程度的接近生活。很难想象启用大明星去演这样一部电影会造成怎样的灾难性后果。非职业演员在小成本文艺片中的参演已经成为惯例,但电影并不是生活的搬演,还需要演员高度凝练的表达。在《美姐》里铁蛋的扮演者冯四真正的做到了收放自如,有几场戏表现的异常的出彩。在大女儿出嫁蒙古人的段落里,铁蛋的挣扎、愤怒、裹挟着声泪俱下,整个段落没有切分,一气呵成,显示出悲愤的爆发力。舞台的戏曲表演是融进线性行进的生活的另一个时空段落,冯四作为现实中真正的二人台演员,舞台表演自然是他的天地,在戏曲电影中很难得的让舞台段落最大限度的介入了表演者的真实情感,戏与生活在电影中达成了同构关系。
电影往往存在着这样一个悖论,最世俗化的表达并不吸引世俗化的观众,在这样的前提下商业性和艺术性渐行渐远,商业片走上了叙事传奇性、视觉奇观性的道路,而文艺片则越来越偏离生活,走向极端情绪和人物过激反应的表现。而《美姐》中的乡土化和世俗化是非常清晰的,因此很多人评论说第四代导演的乡土情结在这里得到了延续,其实郝杰电影所要表达的欲望母题和第四代有着本质区别。相比于文学,电影中对性和欲望的表现往往加之于现代化的都市影像,与色情和享乐构成一种光怪陆离的都市化记忆。都市化的欲念是现代性身体色情文化的边缘,虽然世俗化但充满罪恶感,而乡村中的欲念表现则直指大地,是万年生养的根基,是对身体美感发自内心的欣赏,《美姐》中的欲望投射笼罩着一圈近乎神圣的“光晕”。
    电影中的欲望从符号象征和观看视角两个方面投射向银幕。与抽象化的视觉符号不同,《美姐》中的情欲符号大都来源于生活化的道具、动作,土地构成了承载欲望的最大母体,土地意味着耕种、意味着一种生养,电影里也将男女耕种的场景进行了反复的表现,人的欲念其实就发散自脚下的黄土。在电影里驴也是一种欲念的象征,驴的身影无处不在,是男人胯下的骑具,是现世男欢女爱的旁观者,是受孕的影像表现,是欲念的象征。“食色性也”吃饭和繁衍构成了人类生存最本源的主题,电影里将这两方面进行了捏合,在做莜面和面的段落,手指将面团撑出女阴的形状,注入一汪清油,这本就是一种关乎生养繁衍的符号化表现,只是在这里欲念退行为原始的生命力,欲望在这里是可敬的,不是可欲的。甚至有些隐喻性的符号可能不是导演有意为之,因为欲的符号在世俗生活中早已比比皆是。
    影片中的欲念投射伴随着摄影机的游走和人物视点的转换。电影机制就是一个欲望的机制,传统观念认为演员扮演者被窥视者的角色,其实银幕中的欲望表达和观影者的欲望投射有着紧密的互动关系。在拉康看来“凝视”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观看”,眼睛作为一个欲望的器官在观看中得到满足,影院中的“凝视”是观众退行到想象界之后的“观看”,其实在看的过程中已然完成了一次欲望的投影。也就是说观众是带着欲望进入观影者的角色的,导演有义务满足观众的欲望,也有权利使观众的欲望受阻。在《美姐》中,摄影机的视点、人物的视点以及观众的欲望投射是合一的。《美姐》中铁蛋对四个女人的情欲其实生发自男人对女性整体的欲望,最宝贵的是郝杰的电影中对性欲这一人性本能的社会学解读,这和《光棍儿》中的探讨是一脉相承的。美姐对于铁蛋是母性的象征,是俄狄浦斯情结的显现,这种爱是发自于本性的爱,是可敬的而不是可欲的,表现在电影中模仿儿童的仰视视角和蜷缩在怀中、被窝中犹如回到子宫的铁蛋的形象,原欲通过唯美和朦胧的特写、升格的描摹造成了一种处于想象界的模糊印象,观众伴随着这种根植于生命中的原始感情开始退行到想象界,滑落到自恋的镜像阶段。铁蛋的阉割并不来自于父的威胁,在电影中父亲是盲人,是软弱者和受害者,铁蛋的阉割来自于更宏大的“国”,来自于文革对于一代人的集体阉割,在“国家”的意志下不只铁蛋的欲望受到压抑,连威严的父权也被迫服从,退出象征界绝对霸权的角色,情欲的社会性反思在这里达到了应有的深度。
    在父权旁落的时代铁蛋完成了镜像我到社会我的转换,欲的对象由母性转向女性,随之转换的是影片的视角,在美姐的三个女儿之间挪移、穿越。美姐的三个女儿在设置上有着很强的结构性意识,铁蛋视点的转换也近乎变成了一种男人对女性欲望的结构化分析。首先是铁蛋对大女儿欲望的投射,这种欲望是一种最真实的对性的欲望的表现,铁蛋和大女儿交往过程中的场景设置点明了这一点,白天的荒野、月下的荒野、生长如性器的杨树林、美姐家的地窖,上面提到的莜面段落也出现在这一过程中,铁蛋对大女儿的爱是热烈的,是可欲的,是从男人对女性的感情中剥离出来的欲念的展示。而二女儿则是另一种女性身份的表征,二女儿代表着生养、繁衍,代表着女性之于人类社会的最原始意义,二女儿在田里耕作,在田中大肚子的特写,新婚之夜的拒绝之后,影片中再也没有出现与之相关的任何的欲念表达,二女儿是可敬而不可欲的,是母性的象征。三女儿充满了青春活力、开放泼辣,是最好的欲望对象,但铁蛋对三女儿的情感有着典型的中国伦理特征,是“发乎情,止于礼”在隐忍、含蓄的中国情爱观念中的延续,从买胭脂的段落来看,铁蛋对三女儿是有感情的,但随着个体的成熟,道德观念的规束,以及对女性欲望认知的深刻,他选择了一种克制,选择了一种千百年来共有的选择。
    影片的结尾像高潮刹那过后的那阵空虚,情欲在最高点戛然而止,歌里面不也尝到“做了就泪流成河,不做就难耐忧愁”,欲,不就是这样,需要你半生的参透,然后在某一天突然顿悟,像铁蛋一样最后回到妻女的身边,归复到繁衍生息的最原始的生命命题。

猜你喜欢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0-2021 飘雪影院 www.pxy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