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新相亲大会第六季》

新相亲大会第六季

类型:综艺 中国大陆 2021

主演:内详  

导演:张红岩  

剧情介绍

新的相亲活动的第六季大片,明星效应官带来的全新体验,热话题不断!父母是有爱,甜蜜的继续升级。

文|一炸(珞思影视研究组)

“七月现男友,八月就分手”,虽说是对饭圈女孩的调侃,却也道尽了暑期文娱战场的“残酷”:昨日还热搜屠榜,今天就可能查无此人。明星尚且如此,没什么吸睛噱头的素人节目,理应更难走出花路。

但就有例外。7月14日开播,至昨晚播出第6期,江苏卫视原创代际相亲节目《新相亲大会》走到第二季节目的半程,在大众热点保持“日更”节奏的暑期档,荔枝情感老店将“新相亲IP”营业出了可喜业绩:收视率开播破1,单期最高达1.129%,六期节目平均收视率更达到了1.115%。

作为一档全素人的电视节目,《新相亲大会》还在网络端引领了一波追“新”热——#新相亲大会李丹##恋爱多久才能牵手##刘凯纶好惨一男的##钟培生##程宣铭 帅#等嘉宾话题频频上榜,每期节目播出后,都有焦点嘉宾感慨“私信看不过来”;微博主话题#新相亲大会#阅读量7.5亿,讨论量超35万,衍生话题如#孟非的时尚穿搭##另一半不停逼你进步##香港王思聪相亲#等包罗万象,覆盖时尚、情感、社会等多维度探讨。

从已播出的内容来看,《新相亲大会》第二季节目形式上并无太大变化,聚焦的也仍是素人婚恋话题,可从竞争结果而言,恰恰是一档全素人的婚恋节目,成为了Q3周日王者。围绕素人有真挚入心的经历故事,围绕话题有直言不讳的婚恋冲突,围绕节目有落点清晰的宣推思路——《新相亲大会》第二季的持续爆发,其实是各方面诚意叠加到位之后的一次水到渠成。

总结吸睛差异

第三季度周日王者不是偶然出现的“复制版”综二代

自7月14日起,于今年一季度拿下全国卫视新综艺收视冠军的江苏卫视原创代际相亲节目《新相亲大会》回归周日晚黄档,以六期节目平均收视1.115%的成绩,在Q3全国卫视周日在播综艺中拔得头筹。

过去一个月,《新相亲大会》第二季用收视率、播放量、话题度等多维度的沸腾,佐证这一届观众甘为品质买单的市场真理。从开播收视率破1到昨晚更新的第六期,节目收视率稳居TOP2,单期最高收视率达1.129%,最新一期收视率1.17%,CSM59城、CSM35城、全国网三网同时段收视第一。

作为一档全素人的电视相亲节目,“新相亲”嘉宾与“新相亲”话题在微博上始终保持更新即刷屏的走势,“新相亲大会李丹”“新相亲大会 黄鑫”“刘凯纶好惨一男的”“廖梓辰 可爱”“钟培生”这类由内容衍生的热搜轮番上榜,可见节目完全靠内容孵化热度的品质厚度。

而这档目前坐上2019年第三季度周日综艺王者位的暑期赢家,定档暑期之初也不免被与同期大制作的明星户外和音乐选秀节目相比,没有明星阵容加码的素人电视相亲节目,其竞争力是否够用?

虽然如今的成绩足以说明一切,但如果细心研究《新相亲大会》第二季掀起上头效应的过程会发现,这并非一个简单复制上一季成功密码的综二代,与头部明星节目共舞的博弈中,除了坚实的节目品质打底,同时还有平台方江苏卫视作为“情感老店”的敏锐判断。

不同于明星自带的吸睛光环,素人相亲节目承担了服务大众生活的民生功能,婚恋话题中包裹的年轻男女择偶观磨合、代际关系沟通、差异生活观的冲突,《新相亲大会》第二季戳中的种种相亲观念的现实侧写,都透过节目播出前后的有意引领,最终促成大众对节目欲罢不能的自发关注,从而生成素人节目的差异吸睛价值。

围绕素人主推故事

深耕大众代入感孵化“领头热度”

素人不似明星,自带光环和话题,而将“服务”理念先行的电视相亲节目,已有《非诚勿扰》为样板,将素人婚恋观点的交锋和碰撞做到极致,引入代际沟通命题的《新相亲大会》,且已有一季成功模版在前,第二季节目仍然围绕“带父母一起相亲”的模式,这样的相亲节目还能吸引观众吗?

《新相亲大会》第二季从现实出发,将城市单身男女的个体经历和群体需求放到一起综合考量,围绕素人主推节目故事,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敞开心扉,年轻男女之间的差异摩擦,双方父母之间的求同存异——这些关系糅合到节目规则之中,碰撞出令观众感同身受的一系列故事。

第二期节目,返场男嘉宾刘凯纶一家关于亲情、爱情的故事,不仅见证了四个年轻人关于爱的坚持和选择,更包融了刘凯纶父母无私奉献,对儿子和侄子不分厚薄的同等关爱,还囊括了单身大姐姐杨慧文对于爱情和独立自我的表达,其中堪称过山车般的历程,以及容纳的各种情感的宣泄与张扬,最大程度调动了观众代入其中,为嘉宾百转千回的遭遇哭红了眼、操碎了心。

放弃联合国总部任职的高薪工作,选择守护家人而回国的有志青年李丹,因质朴的亲情观和优秀的个人履历,吸引了众多女嘉宾热烈告白,而前女友过度要求其上进最终导致两人分开的情感经历,又引发了网友在节目外的升级探讨:当另一半不停逼你进步,我们要如何应对?在第四期与第六期男生家庭专场中掀起争议的男嘉宾黄鑫,几次主动表现,却又在终选时刻表示“不喜欢女嘉宾”的行为,被孟非总结为“宝宝型”男生,而他的言行又进一步衍生出“和宝宝型男生谈恋爱”的场外讨论。来自单亲家庭的湘妹子彭湘琳,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成长经历,带来了她“如果妈妈不同意,会和喜欢的男生分手”的择偶观,这一观念不仅在节目现场引发男生和他们家庭的异议,也让观众对于彭湘琳的终选选择爆发“表达欲”,认为女嘉宾并没有尊重自己的内心意愿,而选择了妈妈更喜欢的男嘉宾。

可以看到,尽管配方不变,但《新相亲大会》在第二季更专注于素人故事的呈现,而“上头节目”的美誉,看起来是大家对于一波几折的相亲感到新奇,本质则是探讨与思考这些意外际遇在真实人物关系磨合中的意义。

挑破婚恋冲突

围绕各种差异为素人节目生成出圈话题

各式观察综艺风行的背景下,明星节目越来越转向柴米油盐的烟火碰撞,本身着眼于真素人、真沟通、真情感的《新相亲大会》,走到第二季后,节目在呈现婚恋冲突方面更直来直去,面对问题不回避、不和稀泥,而是在直面各种差异的前提下,给观众看到冲突背后的原因及调和矛盾的路径。

人物的多样性是素人相亲节目与生俱来的看点,而多样带来的必然就有摩擦和冲突。代际相亲这片场域,放进了50后、60后甚至70后的父母,以及80后、90后、95后的子女,他们又来自不同的地域,有各种各样的成长经历,如此一来,父母与父母、父母与孩子、孩子与孩子,多重人物关系与多样人物个性相交织,在“谈婚论嫁”的交流中迸发火花。

如混血男嘉宾崔嘉鑫不知怎么区分恋爱与暧昧的界限,因此遭遇女嘉宾王依桐的“连环夺命发问”,更因为回答造成几名女嘉宾的接连灭灯;25岁恋爱经历却仍空白的重庆女生蒋欣颖,对恋爱中的肢体接触患有“恐惧症”,她对牵手、拥抱等亲密行为设定的缓冲时间,也引来多名男嘉宾的不理解、不支持。

在没有明星包袱束缚的素人相亲节目里,嘉宾对于个人观点的抒发往往更不懂保留,全素人的环境让其中的冲突更接近于我们的真实生活,通过围观陌生素人交流、交往的细节,获得观察的反思与情感的共振。其实在流量效应越来越“势弱”的文娱大环境下,站在行业格局来审视第二季《新相亲大会》,在“素人+相亲”的有限命题内,节目在坚守品质之余,围绕素人和题材,已经做出了一些响应大势的操作,对素人故事、素人多面性的挖掘,都可看作平台基于情感系列多年积累的一次升华。

猜你喜欢

加载中...

Copyright © 2021-2022 飘雪影院 www.tvbmm.com